首頁- 新聞- 黨建- 反腐 - 新征程- 宣傳- 法制- 民生- 新農村- 視頻- 圖片- 訪談- 專題- 資料庫- 紅色博客- 論壇- 電子版-
反腐倡廉理論征文活動

汗水灑出綠山川—記輝縣原縣委書記鄭永和帶領輝縣群眾治山治水紀實

作者: 來源:黨的生活網 日期: 2018-11-29 點擊: 116711
  • 打印
  • 字號

黨的生活網新鄉訊(劉春生) 冬季的南太行,山風獵獵,歷來為最勤勞的硬漢歡呼喝彩;山林搖曳,最愛為不惜血汗的奉獻者婆娑起舞。連日來,一組組、一支支扛鍬的隊伍陸續向大山里進發……

近日,在新鄉市實施國土綠化提速行動建設森林新鄉動員大會召開之后,輝縣市迅速在全市動員,部署今冬及明春林業生態建設,一場聲勢浩大的綠化山川大會戰即將在這個冬季火熱打響。

憶當年,戰荒山,誓把荒山變新顏。站在植被繁茂的輝縣市方山腳下,一位老人陷入了久久的回憶之中。老人說,當年也如今日,在老書記鄭永和的號召和帶領下,一支支由黨員干部、團員青年組成的植樹造林隊伍開進山里、住在山里,誓把荒山變綠山,那真是一段斗志昂揚、意氣風發的歲月。老人叫鹿金光,今年67歲,從輝縣市科協主席的崗位上退休。說到綠化荒山,他說永遠忘不了與輝縣原縣委書記鄭永和在一起的日日夜夜……

1967年,鄭永和主持輝縣縣委工作,面對缺糧、缺水、不通電、道路不通的落后狀況,下決心要徹底改變輝縣的舊面貌。這一年,他根據群眾的熱切反映,結合輝縣實際,制定出了山水田林路綜合治理發展規劃。說了算,定了干,再大困難也不變。在此后的10年里,鄭永和帶領全縣人民共修建中小型水庫18座,水電站63座,容水量達3億立方米;修建灌溉干支渠5122條,總長3262千米,新打機井7000余眼,新建蓄水池900多個;水保造林63萬畝,封山育林近19萬畝,修水平梯田29萬畝,新造土地4萬多畝……這是一場群眾性治山治水、改造輝縣的時代運動,鄭永和是這場戰天斗地大會戰的發動者、指揮者,同時又是一名手不離鐵鍬和鋼釬的普通群眾。每一項重大決策,都凝聚著他的心血;每一個工程工地上,都能看到他的身影。

鹿金光回憶說:“那是1974年的秋后,我才21歲,在常村公社任水利專業隊施工排排長兼司務長。一天晚上,鄭書記與公社兩位領導來我們工地吃飯,我趕忙把中午的一點兒剩菜熱了熱,把還剩下的一個白饃在火上烤了烤,送到他面前。鄭書記看了看問我,群眾晚上也吃這飯?我說群眾中午才吃這飯,這是中午剩的。鄭書記說,把饃菜端到外邊,讓群眾吃吧。他起身拿了個碗,盛了一碗湯,用筷子在菜盆里夾了些咸菜,從大籠里拿了一個黃窩窩頭,蹲在群眾堆兒里熱熱鬧鬧地吃開了。后來,因工作經常和鄭書記見面,他真和群眾一個樣,晴天一身土,雨天一身泥,一樣為工程灑血流汗。就是他這種平易近人、艱苦奮斗、無私奉獻的精神境界,征服了我們,使我們心甘情愿地凝聚在他身邊,全身心地投入到這場改變輝縣人民命運的大會戰中去。”

輝縣市70%的面積是山區丘陵,當年多是光山禿嶺。1973年冬季,鄭永和帶領全縣共青團骨干來到土層最薄的方山,打響了綠化荒山戰役的第一槍。輝縣市退休干部張冬青回憶說:“那一年12月1日上午,鄭書記親自帶領我們30多人組成的造林先遣隊向方山進發。方山海拔550米,雖不算太高,但光禿禿的,四面都是絕壁,人們很少上去。鄭書記帶領我們從西坡的雞冠峰上山,邊上山邊交待大家注意安全。冬天的下午5點天就要黑了,我們才走到雞冠峰的絕壁下。鄭書記說今天晚上就地休息。大家在絕壁根一塊平地上鋪上自帶的行李,休息了一夜。第二天,我們繼續向上攀爬。上雞冠峰根本沒有路,有一個2米多高的絕壁,咋也爬不上。鄭書記上山很有經驗,他先爬了上去,然后讓大家解開背包帶,將背包帶系在一起,把結好的帶子拴在镢頭上,把我們一個個拉了上去。看著50多歲的鄭書記干著原本該由我們年輕人干的活,大家都感動得流下了熱淚。”

在隨后近一個月的時間里,鄭永和和大家露天吃住在山上,教大家刨開石頭、翻出土,壘岸造條田。鄭永和帶隊挑戰荒山、磨練青年的舉動深深地影響了全縣干部群眾,各公社、縣直各單位、駐輝縣部隊也加入到造林大軍,很快全縣掀起了“方山點燈全縣明”的綠化熱潮。

鹿金光說,“學習老書記,山頂植樹去”,成為當時全縣男女青年人最時髦的口號,男女青年踴躍加入植樹造林隊,上山揮鍬灑汗,不甘落后。那時期,僅在方山就植樹40多萬株。今日的方山,大樹蔽日、綠意盎然、鳥語花香,真是一派美麗風光。

念書記,繼開來,碧水青山滿胸懷。鄭永和后來擔任過水利部副部長、河南省委副書記,1986年離休。鄭永和雖然因工作離開輝縣很長一段日子,但在輝縣土生土長的他始終掛念著家鄉的父老鄉親和山山水水。1988年冬季,一封群眾來信讓他又回到了他摯愛的故土,再次與干部群眾并肩奮戰在一起,無私奉獻出了他全部的余熱。

寫信者是常村鄉燕窩村村民秦永貴,他在信上寫到:“鄭書記,您當年帶領我們種下的柿子樹,如今因為柿蒂蟲的侵害,柿子樹死掉了很多……”很快,鄭永和從省城的家中趕到燕窩村。進村一看情況,他大吃一驚,村里原有的5000多棵柿子樹只剩下3000來棵,沒有一棵能收柿子。他又到各鄉乃至全市做調查,發現情況更糟。全輝縣市108多萬棵柿子樹只剩40多萬棵了。鄭永和的脾氣上來了:輝縣人民六七十年代能開山辟路,不信今天治不了蟲子!

老書記要組織離退休老干部成立治柿蒂蟲小分隊的消息不脛而走,當年的老搭檔、老部下摩拳擦掌,紛紛報名要求參加。1989年4月,輝縣市“老干部服務隊”成立了。“老干部服務隊”一共25人,鄭永和任隊長,原縣長李燦和縣農委主人楊有金任副隊長。為學習治蟲知識,這些六七十歲的老人又當起了學生。鄭永和從省城和高校請來專家講課,大家一點一滴學習治蟲知識和具體操作技能。為摸清柿蒂蟲繁殖生長規律,鄭永和與原縣林業局局長傅銘義自帶糧食到燕窩村,住在秦永貴家的一個小石房里,以幾家農戶相對集中的12棵柿子樹為實驗園地,從早到晚,一連觀察了幾個月,摸清了柿蒂蟲小蛾在5月中下旬出殼的規律,為滅蟲找到了最佳時機。為便于群眾盡快掌握滅蟲要領,鄭永和還把自己摸索出來的治蟲方法編成易學好記的順口溜。從此,鄭永和與隊員們走到哪干到哪,隨身攜帶噴霧器、小手鋸、剪刀、藥葫蘆和放大鏡5件“寶物”,手把手地把修枝、澆水、刮皮、涂白、環割等技術傳授給大家,直到群眾聽懂會干為止。

治蟲需要工具,市面上的一部噴霧器37元,群眾不愿買。鄭永和費盡周折打聽到一種5元錢一部的手桿式直壓噴霧器,立即通過生產資料公司,以批發價每部4.5元的價格從四川購進了2萬多部,并以批發價賣給群眾。

當年的“老干部服務隊”副隊長楊有金今年85歲了。他說,那幾年跟著老書記跑遍了鄉村,走村入戶講治蟲,組織現場講治蟲,幾年下來,治蟲戰果一步步擴大,由原來的單治柿蒂蟲,發展到能治山楂樹、泡桐等9種樹的病蟲害。1988年,輝縣市因蟲害柿子產量才99萬公斤,1989年上升到220萬公斤,后來逐年提高,到了1994年,輝縣市果品總產量達到3200萬公斤,創了歷史最高記錄。

“老干部服務隊”后來發展到89人,在治蟲害的同時,一刻也沒有忘記造林。一到夏天,鄭永和最操心的就是“雨季造林”。

1995年,回省城住的鄭永和忽然聽到新聞播報,7月4日豫北地區有大雨,就立即趕回輝縣市。植樹那天,刮著大風,下著大雨,鄭永和帶著隊員們上山栽種山楂樹苗,規定每人種50棵。楊有金回憶,當時附近有群眾在地里干活,見下雨了趕緊往家跑,發現這時候還有人在山上植樹,覺得不可思議。有人問:“下這么大的雨,這些人干啥哩?”有人答:“那都是些傻子,下雨不知道快回屋,在山上瞎胡鬧哩。”植完樹鄭永和笑著問隊員:“你們剛才聽到有人笑話咱是傻子,你們說咱傻不傻?”有隊員說:“咱這里哪有傻人。”鄭永和說:“要我說,越下雨越往山上跑的人,就是有點傻;不過啊,人還是傻點好,這樣的傻子越多越好啊!”楊有金說,后來隊員們一說起此事都哈哈大笑。

就是這群有傻子精神的人,在“老干部服務隊”成立后的15年里,帶領群眾栽種果樹2.4萬多株,栽種松柏樹8.4萬株。經過多年的防治,果樹基本實現了“柿子不落、山楂無蟲、核桃不黑、楝籽不紅”的目標。

“看著南太行的好山好水,總讓我想起鄭書記,盡管他已經離開了我們,但他的精神永遠激勵著后來人!”一說起鄭永和,楊有金總有說不完的話,他這個人吶,走起路來一陣風,講起話來動感情,干起工作不要命,究其原因,他和群眾心連著心…… (蘇洪峰)

[責任編輯:趙梓宇 ]

相關報道

標簽:

新聞熱詞

廉政
48小時點擊排行
河南黨建網,河南黨建網所屬單位,河南網絡電視臺,網絡電視臺,安裝河南網絡電視臺,河南建設網絡電視臺,河南網絡電視臺直播,河南軍事網絡電視臺,網絡電視臺直播,cntv中國網絡電視臺,中國網絡電視臺下載,中國網絡電視臺客戶端,中國網絡電視臺,縣委書記訪談,書記訪談,區委書記訪談,市委書記訪談大學生,鎮黨委書記訪談,鄉鎮黨委書記訪談,書記訪談的請示,鄉鎮書記訪談,河南書記訪談,市委書記訪談,政法委書記訪談,創先爭優書記訪談,共產黨員博客,河南網上問政,網絡問政平臺,河南網絡問政平臺
彩票中奖图片 上海快三 福建31选7 股票涨跌怎么算的 重庆快乐十分 乐赢资本 低价股票推荐 无锡股票配资 体彩p3 添盈聚富 云南时时彩 怎样凭个人去拉投资 忆融速配 p3试机号 金勺子配资 p3开机号 浙江6+1